Login
欢迎浏览海外风向标投资理财综合门户平台
我要投稿 请登录 免费注册 安全退出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国内资讯 > 国内新闻

国内新闻

守护村庄 做管控村里的“多面手”

2022-05-26 08:52:00 国内新闻 加入收藏
房山区琉璃河镇任营村第一书记刘越。刘越(左)搀扶村内老人去做核酸。本版图片/受访者供图“中国最大的根基在农村,实现发展的源源不绝的动力在农村。直到我走进农村,才真正体会到这句话背后的深意。”今年五月底,是刘越成为北京房山区琉璃河镇任营村第一书记的第五个月,他遇上了任职以来难度最大的挑战,守护村庄,开展疫情防控管理工作。将近一个月时间,任营村在党支部书记任万权和刘越的带领下抗疫,截至5月24日,共计

房山区琉璃河镇任营村第一书记刘越。

刘越(左)搀扶村内老人去做核酸。本版图片/受访者供图

“中国最大的根基在农村,实现发展的源源不绝的动力在农村。直到我走进农村,才真正体会到这句话背后的深意。”今年五月底,是刘越成为北京房山区琉璃河镇任营村第一书记的第五个月,他遇上了任职以来难度最大的挑战,守护村庄,开展疫情防控管理工作。

将近一个月时间,任营村在党支部书记任万权和刘越的带领下抗疫,截至5月24日,共计完成了26轮全员核酸检测工作,无一例确诊病例。

刘越说,他有两个愿望。一是希望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让村庄尽快恢复正常的生活,二是完成乡村振兴的任务。“我希望未来的村庄树更多,路更平,任营村村民们脸上的笑容更多。”

住在村里 拐个弯就是办公室

2021年底,北京市委组织部从各行各业统一选派了671名第一书记,进入村庄,促进乡村振兴,在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工作的刘越成为驻扎在村里的第一书记。

他第一次来到任营村时,美丽乡村建设已经走进这里,整洁干净的路面改变了刘越脑海里对乡村的刻板印象。“我以为村子的环境还是以前脏乱差那种,没想到现在的美丽乡村建设,让村庄的面貌如此不同。”

刚开始,刘越理解的第一书记就是等同于村官。“我想着是走进乡村,利用我们自身的优势,处理村内的各项事务。”为了更好理解“第一书记”的内涵和职责,刘越查了文件资料,去收集之前“第一书记”人物的相关信息,在和村两委干部以及村民的交往中,他渐渐理解了“帮办不代办,到位不越位”十字工作准则的内涵。

刘越家距任营村有60多公里,来回就是百余公里的车程。他索性搬进了村子里住,有时回趟家拿几件换洗衣物,一来二去,村里的行李反倒要比家里的还多。刘越住的是村委会宿舍,从睡觉的屋子走出去,拐个弯就是办公的地方。“我认为,要助力乡村振兴,我们就得多在村里,了解实际情况,同时利用好我自身的背景知识,来帮助村庄发展。”

任营村党支部书记任万权,是2019年换届选举新上任的,在他的带领下,任营村的村两委班子面貌焕然一新,整体学历水平有所提升,刘越的加入为任营村两委班子提供了新的力量。

为老龄村注入新活力

刘越是一名“90后”,是来到任营村任职的第六批第一书记,也是最年轻的一批。他说年轻是他的短板,同时也是优势。

来到任营村后刘越发现,任营村是个老龄人口居多的村子,占比超过村庄人口的三分之二。“年轻人都外出务工了,村子就剩下老人了。”这句话和电影《我和我的家乡》里驻村干部马亮说的如出一辙,刘越接受调派的初心和马亮相同,他希望能为村庄带去生机。

刘越观察发现,任营村的党建工作和宣传工作存在缺口,便向任万权提议,党员落实积分制管理,重建精神面貌。“落实党员积分制度管理,能够带动党支部成员的积极性,为村庄建设和发展起到带头作用。”

重振村庄精神面貌的下一步,就是做好宣传工作。“有时候,村子里做的一些工作,并没有记录下来,一些好的工作经验也无法传播。这让我意识到,要让村民看到我们在做什么事情,他们才会积极参与进来。”

刘越着手干了起来,他将村内做的工作通过文字、图片等方式,向镇上的官方平台投稿。“通过宣传,能够让村民看到村庄的积极变化,能够直观地看到乡村振兴是落到实处的,另一方面也能够让外界看到我们任营村的工作经验,提供一些建设性的参考。”

刘越认为,自己接受新事物的能力比较快,在村庄发展建设的过程中,他利用互联网传播优势,再结合自己司法方面的职业知识,为村庄出谋划策。“发挥我有限的优势,尽可能多地为村庄服务。”

26轮全员核酸无一确诊病例

任职不到半年,刘越遇到了以往第一书记没遇到过的大挑战。

5月9日,任营村被划入管控区,实施足不出户管理。任营村地理位置特殊,从地图上看,任营村左侧部分全部为中高风险地区。

刘越介绍,任营村记录在台账的村民共有844名,由大部分本地人口和部分外地务工人员组成,老龄人口多,管理难度大。“这是我们村面临的最硬的一战了。”

为了降低预算和风险,在本轮疫情防控管理中,任营村没有聘请任何外来人员。“我们村两委干部齐上阵,实在不行就让干部家属和村民做志愿者。”刘越介绍,任营村的村两委班子及工作人员共计14人,在管控期间,每天只睡几个小时,只为守住村庄。刘越和任万权什么都干、什么都管,用刘越的话来说就是万金油、多面手,哪里需要就往哪里去。

任营村和周边的几个村子是南北走向的布局,任营村是最北边的一个村子,被划入管控区后上级要求在任营村设置一个管控卡口,负责经过村庄的所有外来车辆的劝返工作。刘越回忆:“这个任务对我们来说太难了,它不只关乎我们村,还涉及周边五六个村。”

当天夜里,刘越和村两委干部们连夜集合了24名本村村民,设置了三班倒工作制,在公路上安排了两个南北双向卡口,一直忙到凌晨。“隔天我们所有人嗓子都哑了,因为要不断向来往的车辆解释。”

这段时间,任营村在任万权和刘越的带领下抗疫,截至5月24日,共计完成了26轮全员核酸检测工作,无一例确诊病例。

在这期间,刘越与村民的关系更加紧密了。“村民把我们的辛苦看在眼里,想帮助我们改善伙食,我到现在都记得,有个村民为我们工作人员做了近两百个包子,特别香。”

希望看到村民脸上有更多笑容

“村民都是把喜怒哀乐写在脸上的人,我的工作做得好不好,都能从他们的脸上得到反馈。”刘越说,这是他感受到的村庄与城市的最大不同,人们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生活过得单纯而自然。

近半年的相处时间,让刘越渐渐融入其中。“我有时候走在路上,会被村民邀请去家里吃饭,我知道,这意味着他们接纳我、肯定我了。因为他们不会直接说工作上做得如何,而是以这种更亲近质朴的方式来表达。”

刘越的任期是两年,在这近半年时间里,他已经学会了修各种东西。他说,村民的动手能力很强,桌椅坏了大家的第一反应是自己动手修。“我现在已经会修桌子了,几乎所有有过乡村工作经历的人,都会把它当成人生最珍贵的回忆,我想我也是这样。”

刘越说,如果有遗憾,那就是不能陪伴女儿这个阶段的成长。刘越有一个刚满一周岁的女儿,当她喊出第一声“爸爸”的时候,刘越正在村子里。“我们正在视频通话,她发出磕磕绊绊的音,但能听出来是喊爸爸,我第一次听她喊我,心里特别开心。”

夏天到了,任营村傍晚的风能把人身上的燥热带走,刘越走在任营村的路边,夕阳将他一个人的影子拉长。刘越说,他有两个愿望。往近了看,希望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让村庄尽快恢复正常的生活;往远了说,则是完成乡村振兴的任务。“我希望未来的村庄树更多,路更平,任营村村民们脸上的笑容更多。”

新京报记者 陈璐

(责任编辑:冀文超 )
文章底部广告位

文章评论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