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in
欢迎浏览海外风向标投资理财综合门户平台
我要投稿 请登录 免费注册 安全退出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国内资讯 > 国内新闻

国内新闻

日本做大海外资产大盘衍生多重红利

2022-06-02 09:19:15 国内新闻 加入收藏
【锐眼看市】与金融市场的投资方阵相媲美,直接投资对海外资产的扩身同样构成了强大拉力。张锐日本财务省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2021年日本政府、企业和个人持有的海外资产净值增加了56亿日元,而且还是有史以来的最大增幅,受此影响,截至去年年底,日本海外净资产达到创纪录的411.2万亿日元(外部总资产1249.9万亿日元,外部债务838.7万亿日元),连续31年保持全球最大债权国的地位。扫描全球,在海外进行

【锐眼看市】

与金融市场的投资方阵相媲美,直接投资对海外资产的扩身同样构成了强大拉力。

张锐

日本财务省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2021年日本政府、企业和个人持有的海外资产净值增加了56亿日元,而且还是有史以来的最大增幅,受此影响,截至去年年底,日本海外净资产达到创纪录的411.2万亿日元(外部总资产1249.9万亿日元,外部债务838.7万亿日元),连续31年保持全球最大债权国的地位。

扫描全球,在海外进行资产累积扩张的国家其实并不少,但能够像日本那样历来保持生猛态势且极具持续性与稳定性的国家却很鲜见。上个世纪80年代,日本在海外疯狂垦田置地的真实故事让不少人至今记忆犹新,当时不仅三菱公司买走了洛克菲勒中心大厦,而且全美10%的不动产均被日本人收入囊中,同时日本投资者把控了纽约股票交易所25%的日交易量。虽然随之而来的《广场协议》令日本的海外资产的进军锋芒稍微收敛了几年,但不久后却雄风再起,而且铿锵的圈地脚步从美国迈向了全球,至1990年年底,日本在海外的资产规模达到了270万亿日元,首次站上世界第一的高地并从此无人能越。

一国的海外资产购置能力往往与本国货币价值存在着直接关联。拉长时间不难发现,自有交易记录以来,日元兑美元总体表现为上升趋势,拿目前的点位来说,相对于原始汇率,日元升值幅度超过了181%,相应的是日元购买能力的显著提升,由此也充实了货币持有人在国际市场上的资产采购实力;不错,从具体数据来看,2021年日元兑美元出现了11%的贬值,但问题是日本投资者并没有因此放慢在海外购置资产的节奏,最终海外资产由美元换算成日元,日本海外资产的账面价值更加地好看。

与对外总体呈现出渐次升值态势不同,日元在其国内的表现却并不怎么亢奋,原因是日本央行长期推行宽松货币政策,不仅-0.1%的短期基准利率已维持了六年多,而且日本还率先在全球推出了量化宽松(QE),即央行在市场上购买国债与企业债券,而即便是今年许多国家中央银行大幅收紧货币政策,日本也明确宣布短期利率与QE政策不变。低利率甚至负利率无疑降低了企业的融资成本,而QE等于就是直接为企业输送流动性,日本投资者在海外市场展开资本腾挪的底气因此更加充沛。

除了货币政策外,日本政府还采取了许多鼓励与支持进行海外投资的财政政策,除了降低法人税、投资减税等,日本政府还为企业赴海外考察投资环境发生的机票费、旅居费等提供补贴,为企业参与海外矿山探矿调查费用的75%、钻探费用50%提供政府补贴,并为企业海外投资建立了四种准备金制度,在纳税时可以扣除在国外已经缴纳的税额,同时企业境外收入还可以延迟纳税。此外,财政部还与国内外金融机构展开合作,为海外投资企业提供担保与保险等金融工具的支持。

以低利率主导的货币政策与直接让利于民的财政政策使得从企业到家庭再到个人的所有市场主体获益颇丰。数据显示,2021年度所有日本上市企业净利润达到33.5万亿日元,相比前一年增长35.6%,并续创历史新高,从整体看,2021年日本企业共计坐拥创纪录的35538万亿日元的现金和存款;同时,日本家庭金融资产突破2000万亿日元,其中现金约为106万亿日元,各种类型的存款合计约为1009万亿日元,这些可以调动的丰盈金融资产尤其是货币与债券资产就成为了日本投资者征战海外市场的最强大底气。

在他国证券市场纵横驰骋并屡有斩获是日本投资者编织出的一幅明亮的海外资产镜像。资料显示,日本政府养老投资基金(GPIF)是全球最大的养老投资基金,目前管理资产达到187万亿日元,2021年投资收益超过38万亿日元,而在其资产池的构成中,有50%布局在国际市场,尤其是在海外股票方面,2021财年GPIF录得了高达20.67万亿日元的回报;与此同时,日本还有投资总额超过23万亿日元的私募基金,重点在全球主要配置美国、韩国、挪威、英国、中国等国股票资产;另外,去年日本的个人投资者在海外股票的投资信托净流入额超过7万亿日元,为有统计数据以来的最大规模,其中净流入额较大、排名靠前的投资信托大多与美国科技企业等股票基金有关,而2021年恰是苹果、亚马逊等科技类股票表演的高光时刻。

与金融市场的投资方阵相媲美,直接投资对海外资产的扩身同样构成了强大拉力,按照日本财政部公布的数据,2021年日本对外投资达到了16.25万亿日元,而在直接投资中,企业跨国并购成为了最核心的力量矩阵。数据显示,去年日本企业的海外并购额达到24万亿日元,创出10年最高,而在并购主体构成中,大企业历来充当着急先锋,其中去年日本企业在海外超过千亿元的收购案达到39起,同比增加71%。

从上世纪50年代确立的“贸易立国”战略转向《广场协议》后的“海外投资立国”战略,日本至今沉淀出的巨量海外资产无疑是国家战略转移的直接结晶。统计数据显示,2021财年日本在海外的投资收益增长14.7%,达到21.59万亿日元,而在超过30万亿美元的美国国债总额中,日本持有1.3万亿美元,为美国第一大债主。另外,2021年日本的GDP总量达到542万亿日元,411.2万亿日元的海外净资产规模相当于GDP的76%,因此有人形象地形容除了本土日本外,日本人还在海外创造了又一个日本,不管这样的概括是否恰当,但至少海外恢弘的资产城堡对于日本来说绝对是利大于弊。

首先,巨量海外资产可以强势支撑与维系日本国家的主权信用。与国内资产相比,一国拥有更多的海外资产量更容易受到市场的肯定,尤其是在美元作为全球最主要通用货币的国际环境中,日本持有美国国债长期位居前列,无疑展现出了其极其厚实的国家金融家底,故日本虽然是全球政府负债率最高的国家,但从来没有人认为日本会出现违约风险,因为日本一方面手中掌握着随时可以变现的美债资源,另一方面日本国债完全是其国内投资者所持有,全然不存在国际投机资本作祟的可能,同时充足的海外资产也可以不断地向国内输送丰沛的债券购买力,正是如此,哪怕是日本政府发出的公债再多,却从来没有影响主权信用的3A国际评级结果。

其次,足量海外资产可以有效支持与推动日本参与全球经济分工。日本国内资源尤其是人口资源优势极其微弱,内需长期疲软,只有通过不断的海外投资进而获取外部赋能。从日本的直接投资尤其是跨国并购看,拓展外部市场是其主要目的,但通过获得新技术从而获得新增长的商业动作同样明显,其中2021年日本企业对通讯、半导体以及软硬件设备等海外企业的并购增加了30%;与此同时,日本企业也希望通过并购降低成本并最大程度地实现对产业链的控制,其中过去一年日本不仅成为了泰国的最大投资来源国,也上升为越南的第三大资本输出国,资本覆盖范围除了加工制造业之外,还有电力以及批发零售等。

第三,天量海外资产可以显著缓释与松解日元的升值压力,并增强日本的国际贸易竞争优势。动态地看,日元兑美元存在升值引力,这样的结果已经不是由日元本身所决定,而是因美国需要美元渐次贬值从而扭转贸易赤字的政策规划所致,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资本都朝着国内资产集结,势必进一步推升日元,从而构成对出口贸易的不利,相反,大量资本在海外布局与囤积,在有效减轻日本升值压力的同时,企业的直接投资与企业跨国并购还能形成海外生产制造基地,不仅可以成功规避日元升值所必然导致的出口风险,还有助于消解因日元贬值令贸易盈余过度放大而招徕的贸易报复之压。

(作者系中国市场学会理事、经济学教授)

在本专栏版发表的言论,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证券时报立场。

(责任编辑:岳权利 HN152)
文章底部广告位

文章评论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