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in
欢迎浏览海外风向标投资理财综合门户平台
我要投稿 请登录 免费注册 安全退出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国内资讯 > 国内新闻

国内新闻

药师帮平衡术难题:三年营收近200亿仍亏21亿,还曾被多家药企抵制

2022-06-06 09:04:43 国内新闻 加入收藏
《港湾商业观察》陆永俊马戏团里,两只脚各踩一块跷跷板的表演者总能吸引眼球,如果手上还能不断抛球接球,那么,恭喜这位表演者,他或她大概率能成功获得上场的机会。近日递表的药师帮也踩着两块跷跷板。一只脚需要关注上游药企与选定分销商在销售利润与拓展市场成本之间的博弈,另一只脚需要留意下游药店与基层医疗机构在基础需求与进货成本间的权衡。光阴似水,在烧钱与募资的循环中八年匆匆而过。一边是营收激增,亏损金额缩窄

《港湾商业观察》陆永俊

马戏团里,两只脚各踩一块跷跷板的表演者总能吸引眼球,如果手上还能不断抛球接球,那么,恭喜这位表演者,他或她大概率能成功获得上场的机会。

近日递表的药师帮也踩着两块跷跷板。一只脚需要关注上游药企与选定分销商在销售利润与拓展市场成本之间的博弈,另一只脚需要留意下游药店与基层医疗机构在基础需求与进货成本间的权衡。

光阴似水,在烧钱与募资的循环中八年匆匆而过。一边是营收激增,亏损金额缩窄的晴空万里,一边是扭亏幅度放缓,存货激增的厚云蔽日。站在资本市场大门口,尚未实现扭亏为盈的药师帮能够成功获得上市的入场券吗?

01

面向基层市场的药品分销商

“在整个中国医药(600056)流通领域,主流的市场是院内市场,但院外还有非常多小散的市场,上游批发企业少,下游也很少,这里构成了6000亿元左右的市场。”2021年12月,药师帮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药师帮”)创始人、CEO张步镇曾公开表示。

或许正是看到了这个市场的潜力,成立于2015年的药师帮在近日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拟在香港主板挂牌上市,高盛及中金为联席保荐人。药师帮国内经营主体为广州速道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和广州乐药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关于业务,药师帮在招股书中自称,“作为院外医药与医疗服务市场数字化的推动者,我们已率先利用科技连接与赋能上游(包括药企及分销商)及下游(包括药店及基层医疗机构),让医药交易与服务实现数字化、标准化及规模化的重塑性变革”。

具体来看,药师帮的业务主要有平台业务、自营业务和其他创新业务。自营业务又可分为常规自营业务和厂牌首推业务,指药师帮从药企采购产品后,部分经由分销商进入平台销售,部分直接进入平台销售;平台业务简单来说就是按照卖家在平台的销售收取一定比例的佣金;其他创新业务则包括光谱云检、24小时无人智慧药柜“小微仓”、SaaS解决方案、药师培训等。

简言之,药师帮约等于“面向基层市场的药品分销商”。

(图片来源:招股书)

从招股书看,药师帮近年各方面数据都录得了较高的增长。2019年至2021年,药师帮上的买家数量分别为25.8万、33.2万和43.4万家,年复合增长率为29.7%。其中基层药店约30.5万家,约占总数的50%;基层医疗机构13万家,约占总数的13%。

客户端也在不断增长。“近期院外市场终端数量将维持持续增长的态势”,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指出,“药店数量由2020年起以7.5%的年复合增长率增至2026年的约864500家,基层医疗机构数量从2020年起以1.3%的复合增长率增长至2026年的1050100家。”

不过,药师帮目前仍未能盈利,虽然亏损逐年缩窄,然而缩窄幅度有所放缓。期内药师帮分别录得营收32.51亿、60.65亿和100.94亿人民币,年复合增速76.2%,但是对应年内净亏损分别录得10.46亿、5.72亿、5.02亿。换句话说,三年合计累亏人民币21亿。

与此同时,药师帮的存货也在不断激增。2019年至2021年分别录得人民币3.01亿元、5.16亿元和8.47亿元。

对此,有业内人士对《港湾商业观察》表示,存货激增可能与公司业务的快速扩张有关,通常来说,药品的储存周期相对来说是较长的,不过具体情况需要结合相关企业的情况来观察。《港湾商业观察》就何时能够盈利及存货激增等问题联系药师帮,未获回复。

02

烧钱与筹钱的平衡术

事实上,旨在“赋能及数字化整个价值链参与者”的药师帮曾先后被13家药企发公告“抵制”。

2019年,据第一财经和南方都市报报道,扬子江药业、哈药集团、九州通(600998)、太极集团(600129)、云药集团以及吉林敖东(000623)等13家药企先后发布通告,以“药师帮客户长期以低价销售这些药企的产品,影响了其市场价格”为由,要求经销商暂停向药师帮平台供货。

对此,药师帮于2020年推出了“厂牌首推”自营业务。简单来说,就是从药企及其选定的部分分销商采购并销售至药师帮的下游买家。

(图片来源:招股书)

事实上,药师帮如何踩稳两块跷跷板将决定药师帮盈利空间的大小。对于上游药企及其分销商而言,药师帮需要关注药企及分销商在销售利润与拓展市场成本之间的博弈,显然此前的抵制活动说明药师帮侵犯了药企的利益;对于下游药店与基层医疗机构来说,药师帮需要留意下游企业在基础需求与进货成本间的权衡,毕竟成本决定了终端的市场与需求。

这些无疑都需要“烧钱”。招股书显示,期内,药师帮在销售及市场推广方面的开支分别录得6.04亿、7.26亿和10.64亿。然而,对应年份药师帮的毛利只有2.29亿、6.09亿和9.14亿,毛利率分别为7%、10%及9.1%。

造血能力有待观察,烧钱刚需难以割舍,募资成为了药师帮成长发展史中最常见的一环。

成立八年的药师帮共完成8次融资,平均来说每年一次。2015年5月完成天使轮,筹集人民币1600万;2016年9月A轮人民币5500万;2018年4月B轮人民币1.08亿;2018年7月C-1轮人民币1.6亿;2018年9月C-2轮美元4080万;2019年1月D轮美元1.33亿;2021年2月E-1轮美元1.5亿;2022年4月E-2轮美元8520万。

通过募资,药师帮累积获得人民币3.39亿和美元4.09亿。参考5月末银行间外汇市场人民币汇率中间价:1美元对人民币6.6607元来计算,药师帮从成立到递表累计融资金额折合人民币约30.63亿。

除了需要同时踩稳两块跷跷板之外,药师帮还需要面对一些诉讼。企业预警通显示,自从2017年起的23起案件中,14起案件的诉讼地位为“被告”。主要的案由为“侵害商标权纠纷”与“知识产权权属侵权纠纷”。

另据企查查显示,在2020年5月,药师帮因“未按时履行法律义务”为由沦为被执行人,被广州市海珠区人民法院强制执行6万元。

外界还需要注意的是,药师帮旗下全资子公司广州速道易信息科技有限公司2021年至今先后发生过3起因被劳动争议被起诉,最新的两起开庭时间是2022年6月30日以及3月31日;该公司还因为劳动合同纠纷被起诉,开庭时间是2021年11月29日。

企业预警通也显示,药师帮另一家旗下公司广州速道易商务服务有限公司2021年至今也发生过多次因劳动争议及劳动合同纠纷被起诉,2021年9月14日,该公司被广西容县人民法院列入被执行人,执行标的为47300元。

据悉,该笔被执行金额是源于一宗劳动合同争议纠纷,原告为黎某。其后,根据容县人民法院2021年10月25日的执行裁定书显示:申请执行人黎某与被执行人广州速道易商务服务有限公司解除劳动合同争议纠纷一案,本院于2021年9月14日立案执行。执行中,申请执行人黎林向本院撤销执行申请。为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七条第(一)项,裁定如下:终结本院(2021)桂0921执1164号案件的执行。本裁定送达后立即生效。

总之,对于曾经遭遇“抵制”并做出“妥协”的药师帮而言,如何在踩稳上、下游两块跷跷板的同时扩大盈利空间,如何平衡亏损尽快扭亏为盈,还需要更多时间。药师帮及其子公司们此起彼伏的劳动纠纷问题,是否说明公司的内部治理环节仍存在较多不足,还待进一步明确。然而,对于上市过程中的公开透明度而言,这多少不算是好消息。(港湾财经出品)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港湾商业观察。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刘海美 )
文章底部广告位

文章评论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