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in
欢迎浏览海外风向标投资理财综合门户平台
我要投稿 请登录 免费注册 安全退出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国内资讯 > 国内新闻

国内新闻

调查 | 取款风波背后的新财富集团、神秘的吕弈,多家上市公司被牵连,合作伙伴多反目

2022-06-13 10:25:24 国内新闻 加入收藏
红周刊丨惠凯河南多家村镇银行在今年4月份无法取款一事已发酵近两个月,背后还牵涉到很多金融平台和上市公司,影响面甚广。河南多家村镇银行在今年4月份无法取款一事已发酵近两个月,有当事人称,他们通过度小满、天星金融等背靠上市互联网龙头的三方机构,存入禹州新民生村镇银行等几家村镇银行的本金和利息至今仍无法提取,而上述平台在问题处理上也一直以“系统升级”作为搪塞理由。《红周刊》注意到,此次村镇银行无法取款事

红周刊丨惠凯

河南多家村镇银行在今年4月份无法取款一事已发酵近两个月,背后还牵涉到很多金融平台和上市公司,影响面甚广。

河南多家村镇银行在今年4月份无法取款一事已发酵近两个月,有当事人称,他们通过度小满、天星金融等背靠上市互联网龙头的三方机构,存入禹州新民生村镇银行等几家村镇银行的本金和利息至今仍无法提取,而上述平台在问题处理上也一直以“系统升级”作为搪塞理由。

《红周刊》注意到,此次村镇银行无法取款事件的背后涉及到河南新财富集团,以及其实控人吕弈。在吕弈的“朋友圈”中,囊括了PE基金、港股上市的大型银行、信托,以及注册资本达400亿元的大湾区产融投资公司,但就是这个庞大的“朋友圈”,目前已有很多合作对象与吕弈关系出现破裂,有的正在起诉他。

度小满、天星金融等金融平台受到牵连

“银行存款有保障,存款保险来护航”,这是很多银行用来标榜安全性、招徕储户的常用口号,而尽管此前曾出现过海南银行、包商银行破产事件,但银行存款的整体安全性还是广受储户们的认可。然而在今年4月中下旬,河南4家村镇银行突然出现了无法提款情况。重庆的张女士是受影响的储户之一。她在2020年通过小米手机自带的天星金融APP(前身为小米金融),在禹州新民生村镇银行存了一笔5年期存款,“年息4%,本金到期后取出,利息则按月支付。”

“从5月中旬以来,天星金融APP账户中的存款就只显示本金,以往还会显示利息,现在利息已经清零。” 后知后觉的张女士在今年5月才知晓河南的村镇银行不能提款问题,为此,她多次向天星金融、禹州新民生村镇银行电话询问,“每次都说是在技术升级,从没说哪天可以取款”。

此外,还有很多媒体在报道中也提到,有多位储户通过度小满把钱存入到村镇银行,同样面临无法取出的尴尬。

《红周刊》发现,天星金融、度小满分别依托小米、百度,目前均已完成分拆。近两年中,两者因在基金代销等业务上大展拳脚,都曾传出要上市的传闻,但最终因种种原因而未有更进一步进展。

张女士抱怨,“我们把钱通过互联网三方平台存到银行,并不知晓新财富集团、吕弈等人的违法行为。”她所说的新财富集团是此次河南4家村镇银行突然无法提款事件的关键,在多方报道中、吕奕则是新财富集团的实控人。

据工商信息,新财富集团(目前已注销)的股东为自然人余泽峰、林恒森,但据公开报道,在2018年郑州银行(002936)副行长乔均安被判刑的判决书里,提到吕某为寻求贷款向乔均安借款900多万,后又行贿2300多万。判决书中提到的吕某就是吕奕,其当时的身份是新财富集团董事长。

《红周刊》发现,除了在河南潜伏持有几家村镇银行股权外,新财富集团和吕弈还和多家上市公司,以及多家大型金融机构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但就目前来看,已经有不少合作方与其关系出现破裂,甚至还对簿公堂。

神秘人物吕弈的豪华“朋友圈”

陪同祭祖的吕长胜现身多家上市公司

吕弈作风低调,此前媒体曝光率极低,仅有数次报道提及。譬如2020年8月,吕弈参与了河南南阳寻根问祖活动——“北京市丰实投资基金管理中心总裁吕长胜一行,在镇平籍企业家吕奕的陪同下,莅临河南南阳寻根问祖”,“吕长胜、吕奕等宗亲肃立吕侯墓前敬香三柱”。

报道中提到的吕长胜也是一位作风低调但具备一定实力的“大佬”。《红周刊》注意到,作为北京丰实投资基金的总裁吕长胜,其在A股布局不少。比如2019年登陆创业板的震安科技(300767)(300767.SZ)的招股书就显示,吕长胜“作为财务投资人投资华创三鑫,后因拟投资其他领域转让所持华创三鑫股权,吕品系吕长胜之侄,连同王纪龙因看好公司发展前景而以共同出资的北京凯韦铭投资咨询有限公司受让华创三鑫股权。”

不仅华创三鑫是震安科技的第一大股东,且北京丰实还直接持股震安科技,是其第三大股东。不过在震安科技2020年的股价翻倍之旅中,北京丰实已经高位减持,目前退出了震安科技前十大股东行列。

有意思的是,震安科技的招股书和反馈意见回复均完全没有提及吕长胜和北京丰实的关系,也“不存在吕品、王纪龙代吕长胜或他人持有股份的情形”(王纪龙系吕长胜的朋友)。这种情况显然和2020年赴南阳吕氏祭祖公告中透露的信息是相互矛盾的。按照祭祖公告显示的职位,震安科技很可能在招股书中隐瞒了吕长胜与公司的关联关系。

震安科技招股书显示,吕长胜出生于1960年。而循着这条线索,《红周刊》意外发现,吕长胜似与多家港股公司存在密切联系——创建集团控股(01609)在2020年底,宣布公司控股股东Prestige Rich Holdings Limited与吕长胜达成协议,计划把占上市公司总股本10.77%的股份转让给吕,并称吕“在投资及企业管理方面的丰富经验以及拥有广泛的业务网路”。

德泰新能源(0559.HK)在去年宣告,61岁的吕长胜“于投资者咨询方面拥有丰富领导经验……熟悉组织内部的各种管理职能”,因此委任吕为德泰新能源的董事会主席,年薪达240万港元。但仅仅4个月后的11月份,吕长胜就突然辞职了董事会主席职务。

德泰新能源未披露吕长胜的更多信息,但公布的吕长胜出生信息也是1960年,与丰实投资基金总裁吕长胜的出生信息一致。

值得一提的是,两家港股公司都是知名千股,市值均不足10亿港元。德泰新能源此前的主业是酒店和度假村行业,近几年的年度营收都不足5000万元人民币,且长期亏损。股价目前仅有0.024港元。就在近期,公司宣告向新能源车业务转型,但并未引起任何波澜,股价依旧在底部盘桓。

创建集团控股原本是香港的一家混凝土供货商,但也在不久前宣告切入新能源车及相关的租赁业务。创建集团控股最近一次引发媒体的集中关注是在去年6月,因涉及借壳行为被港交所要求停牌,股价单日暴跌近九成,目前仍在停牌中。

《红周刊》试图向丰实投资和吕长胜求证,但丰实投资一位接听电话的女士回复称,“我们领导这两年大部分时间在国外,很少来公司,几乎不可能接受采访”。

与大湾区产融投资合作又反目

腾邦等上市公司卷入,或涉抽逃资本

就在河南部分村镇银行出现风险暂停取款前夕,今年4月15日,广州市中院发布的一则不起眼的公告透露了吕弈更多的信息:华商汇供应链管理(广州)有限公司以合同纠纷的名义,起诉郑州市维都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王鋆锋、吕奕、郑州市锦钧商贸有限公司、石家庄乐城创意国际贸易城开发有限公司、河南世纪阳光实业发展有限公司。公告显示,“因你方其他方式无法送达”,这一情况或表明部分被告很可能此时已“失联”。

工商信息显示,华商汇供应链管理(广州)有限公司股权穿透后,间接控股股东指向粤港澳大湾区产融投资有限公司。大湾区产融投资的身份颇为“尊贵”,公开信息显示,大湾区产融投资成立于2018年2月,旨在响应粤港澳大湾区国家战略机遇,以产融结合为核心。其实力强大,可佐证的是,注册资本400亿元、实缴资本达170亿元,股东囊括了腾邦集团、长隆集团等多家广东知名民企。

比如腾邦集团在2018年出资0.75%,即3亿元,但很快“腾邦系”债务危机爆发。据《红周刊》此前报道,“腾邦系”的债务包袱达300亿元。也就在近日,“腾邦系”的核心上市平台*ST腾邦被退市。今年五月,*ST腾邦的一则受罚公告揭露了更多内情:腾邦集团在2018年10月向华商汇借款3亿元,*ST腾邦为此提供了连带担保。这笔债务逾期后,华商汇也起诉了腾邦。证监部门指出,*ST腾邦涉嫌违规担保,公司、及钟百胜等董监高被警告+罚款数百万元。

考虑到前脚参股、后脚就借款,以及大湾区产融投资与腾邦之间存在的股权关系,上述交易引起了相关方的注意。此外,腾邦集团向大湾区产融投资的出资金额与向大湾区产融投资子公司华商汇供应链的借款金额,都为3亿元,看似巧合,背后实则有很大疑点。

对于腾邦在出资后不久就通过参股公司的子公司获得同等数额的融资情况,“腾邦系”的一家大债权人的项目负责人向《红周刊》表达了自己的担忧:“这笔交易有没有可能是在变相抽逃注册资本?”

股东成分“云山雾罩”

与吕弈一同被起诉还有河南世纪阳光实业发展有限公司,其也是大湾区产融投资的间接股东之一。工商信息显示,大湾区产融投资的大股东为广州产融协同投资发展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后者的前两大股东分别为河南世纪阳光实业和国成控股集团。

国城控股集团是国成矿业(000688.SZ)的第二大股东。国城控股集团的大股东吴城也是上市公司董事长、实控人,同时还是大湾区产融投资的董事之一。据上市公司公告,国成矿业(000688.SZ)股东的融资需求也很强,比如大股东把1.04亿股股票质押给了广农商。据Wind,国成矿业大股东92%的持股目前处于质押中,如果股价出现大幅下跌,则补充质押物的空间已然不大。

需要说明的是,广农商的前管理层不乏河南籍。据《红周刊》了解,作为一家珠三角地区的大型农商行,广农商内部素来存在河南籍干部、湖南籍干部等本土干部间分歧现象。此前曾有业内人士透露,广农商内部多位河南籍高管抱团严重,话语权很大。比如首位行长、后任董事长的王继康就是河南信阳人。在王继康2020年被起诉并被捕后,有多位河南籍或长期在河南工作的员工受到一定影响。

另据《财新》近日报道,吕弈曾对外自述,其与王继康关系很深,而在吕弈的资金掮客生意中,广农商也扮演了重要角色。

综合上述材料。吕弈、大湾区产融投、“国成系”之间,很可能存在更深层的隐秘关系。

需要注意的是,背景显赫的大湾区产融投资成立5年来,已有多位股东爆发风险,譬如腾邦等股东,均爆发了债务和管理风险。前述腾邦债权人代表非常担忧,“目前大湾区产融投资170亿元的注册资本中,有多少被挥霍或转移了?”

《红周刊》还获悉,作为一起被起诉的被告,吕弈和石家庄乐城创意国际贸易城开发有限公司的前创始人存在龃龉。石家庄乐城创意的前大股东为浙江乐城实业集团,后者的实控人疑似指向林乐平。在早年的地产开发中,为满足融资需求,乐城创意曾和自称控制了多家城镇银行的吕弈旗下企业有过数十亿元的资金合作。工商信息显示,2020年乐城实业集团股权转让退出,林也据传在今年初被判刑。网络上也有疑似林妻谢某发文,称乐城实业集团的股权实则是被吕弈所薅夺。

那么,内中到底有何隐情?吕弈又是如何间接控制村镇银行的?

对此,《红周刊》拨通了谢女士的手机。她表示人在河北,“电话中不方便沟通,可以面谈。”但由于疫情防控的原因,暂未能成行。

至于一同被起诉的王鋆锋,则疑似是平顶山银行董事。2020年报显示,该行股东郑州大方重工机械有限公司提名的平顶山银行董事就是王鋆锋。平顶山银行在今年4月、被中原银行(01216.HK)吸收合并,实现了曲线上市。对于平顶山银行的风险资产,河南的两家地方AMC机构选择出手协助解决。受此影响,该行也延迟披露了年报。

王鋆锋的任期在去年9月到期,目前是否仍为董事?尚未公布。对此,《红周刊》试图向该行的李副行长电话、短信求证,暂未获回复。

棘手的风险处置

公开信息显示,新财富集团并不直接持股(且已于不久前注销),出现问题的禹州新民生村镇银行、柘城黄淮村镇银行、上蔡惠民村镇银行、安徽固镇新淮河村镇银行的最大股东均为许昌农商行,持股20%~51%不等。今年5月底,许昌农商行的间接股东——许昌市投资集团发布《澄清公告》:5家村镇银行均为独立法人机构且独立运营,许昌农商行不实际控制其经营管理。许昌市投资集团近日的大动作是55亿元私募债获上交所受理,承销商为平安证券、国信证券(002736)。在村镇银行风波发生后,《红周刊》获悉,有疑似储户向上交所投诉许昌市投资集团的信披隐瞒风险,呼吁交易所对上述55亿元债券采取暂缓发行措施。

张女士等多位当事人表示,“我们把钱存到了村镇银行,与新财富集团之间并不存在业务关系,希望尽快放开取款。”银保监会相关负责人也在不久前透露,银保监会和央行已责成河南银保监局和央行郑州中心支行切实履行属地监管责任,配合地方政府稳妥处置。

据多位当事人提供的材料显示,河南省联社已经组建了以联社主任郝惊涛牵头的工作组。当事人提供的近期和处置工作组的对话视频显示,工作组正在甄别正常储户的合法资金和“违规资金”,为防止“违规资金”抽逃,暂时关停了线上渠道。

那么,作为上述事件及诸多谜团的核心人物,吕弈又去哪儿?据了解,目前吕弈在境外以“×安电视国际传媒集团”理事长的名头活动。该电视台官网显示,吕弈的国籍为塞浦路斯。

整体来看,中西部的部分地方银行存在较大的资本金和风险处置压力。比如《红周刊》了解到,华北地区某上市公司参股的一家地方城商行,2017年有600多万元的分红、由于种种原因无法到位,上市公司的应收股利长期挂账,2021年报显示,这笔分红已实质性减值。

那如何推进地方银行体系特别是农信社体系的架构改组,充实资本、服务三农,避免被管理层实控和利益输送等多目标,又保证多目标的均衡取舍呢?

交通银行金融机构部的专家左仁静去年在《银行家》杂志发文《省联社改革的可选模式与后续发展》指出:对于改革进度较慢、存量风险较高的省份,联社改革的重点应与高风险农信社的处置相统筹,模式上宜采用金融控股模式,省联社参股、控股下属行社,以强化管控职能;或把省联社改组为省农商行,再由对省内基层行社参股、控股。

(本文已刊发于6月11日《红周刊》,文中提及个股仅为举例分析,不做买卖建议。)

(责任编辑:岳权利 HN152)
以上便是海外风向标给大家分享的关于调查 | 取款风波背后的新财富集团、神秘的吕弈,多家上市公司被牵连,合作伙伴多反目,特此通知https://www.haiwaidirection.cn/guonaxinwen/2983.html 的相关信息了,希望能帮助到大家,更多金融相关信息,敬请关注海外风向标!
文章底部广告位

文章评论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