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in
欢迎浏览海外风向标投资理财综合门户平台
我要投稿 请登录 免费注册 安全退出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海外资讯 > 全球热点

全球热点

拜登:不会干预美联储 解决通胀将是首要经济任务

2022-06-01 09:27:28 全球热点 加入收藏
目前,美国通胀正处于40年高位,美联储正以30多年来最快的速度提高利率。在晚些时候与鲍威尔会面前,拜登在华尔街日报刊登了一篇《我的抗通胀计划》的文章,表示将支持美联储通过减少经济需求来抑制高通胀的努力:“我不会干预美联储,但我会在引导经济向平稳增长过渡的同时解决高通胀问题。”下面是拜登的文章全文:全球经济面临严峻挑战。通货膨胀加剧,俄乌冲突更是加剧了通货膨胀。能源市场处于动荡之中。尚未完全恢复的供

目前,美国通胀正处于40年高位,美联储正以30多年来最快的速度提高利率。在晚些时候与鲍威尔会面前,拜登在华尔街日报刊登了一篇《我的抗通胀计划》的文章,表示将支持美联储通过减少经济需求来抑制高通胀的努力:

“我不会干预美联储,但我会在引导经济向平稳增长过渡的同时解决高通胀问题。”

下面是拜登的文章全文:

全球经济面临严峻挑战。通货膨胀加剧,俄乌冲突更是加剧了通货膨胀。能源市场处于动荡之中。尚未完全恢复的供应链正在导致短缺和价格上涨。

美国人很焦虑,我知道那感觉。

我在一个容易受到油价或食品价格上涨影响的家庭中长大,甚至站在厨房的桌子旁就能感觉到。

但美国人民应该有信心,我们的经济正以强势的姿态面对这些挑战。

2021年1月,当我上任时,美国经济复苏停滞不前,新冠疫情失控。但在不到一年半的时间里,本届政府的经济和疫苗接种计划帮助美国实现了现代历史上最强劲的复苏。

就业市场是二战后以来最强劲的,新增了830万个工作岗位,失业率以史上最快的速度下降,数以百万计的美国人获得了薪酬更高的工作。

自从我上任以来,美国家庭在储蓄增加的同时减少了债务。

美联储最近的一份报告指出,在2021年底,感觉财务舒适的美国人比例为2013年开始这项调查以来的最高。商业投资增长了20%,制造业就业情况正以30年来最快的速度增长。2021年的新小型企业应用程序比以往任何一年都多。

美国的经济状况几乎比任何其他国家都好。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数据,到今年年底,美国经济规模(相对于疫情前的规模)将超过七国集团的任何其他经济体。自1976年以来,今年美国经济增速可能首次超过中国。

通过正确的政策,美国可以在不放弃所有这些历史收益的情况下,从复苏过渡到稳定且持续的增长并降低通胀。在这一转型期间,经济增长看起来会有所不同。我们可能会看到创纪录的就业机会减少,但这不会引起关注。

相反,如果明年平均每月创造就业机会从目前的50万个个转变为接近15万个,这将表明我们正在成功进入下一阶段的复苏。

因为这种就业增长与低失业率和健康的经济是一致的,美国现在的情况也应该与疫情前的几十年有所不同,当时我们经常出现低增长、低工资增长和最有利于最富有人群的经济。

我竞选总统是因为我厌倦了所谓的涓滴经济。(注:涓滴经济常用来形容里根经济学,因为里根政府执行的经济政策认为,政府救济不是救助穷人最好的方法,应该通过经济增长使总财富增加,最终使穷人受益。)

我们现在有机会建立一个为工薪家庭服务的经济,实现历史性的复苏。要从快速复苏过渡到稳定,通过稳定的增长降低通胀。这就是为什么我将解决通货膨胀作为我的首要经济任务。

我的计划分为三个部分:

首先,美联储负有控制通胀的主要责任。前任总统(特朗普)贬低了美联储,过去的前几任总统都试图在通胀高企期间不恰当地影响其决策。我不会这样做。我已经从两党中都任命了高素质的人来领导这个机构。我同意美联储的评估,即对抗通胀是我们目前面临的最大经济挑战。

其次,我们需要采取一切可行措施,使美国家庭在这个经济不确定的时刻更能负担得起商品和服务,并随着时间的推移提高我们经济的生产能力。

油价上涨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俄罗斯的石油、天然气和炼油产能退出市场。我们不能放松我们在全球范围内对普京的所作所为进行惩罚的努力,我们必须为美国消费者减轻这些影响。

这就是为什么我领导了有史以来最大的全球石油储备释放。国会可以马上通过我提出的清洁能源税收抵免和投资来提供帮助。今年早些时候,十几个美国最大的公用事业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告诉我,我的计划将使普通家庭平均每年的公用事业费用减少500美元,并加快我们从由独裁者生产能源的转型。

我们还可以通过修复破损的供应链、改善基础设施以及打击外国海运公司运输产品收取的过高运费来降低日常商品的成本。

我的《住房供应行动计划》将通过增建100多万套住房,在未来五年内解决住房短缺问题,从而使住房价格更加合理。

我们可以通过赋予联邦医疗保险(Medicare)与制药公司谈判的权力,并限制胰岛素的成本,来降低处方药的价格。我们还可以降低照顾儿童和老人的成本,帮助各位父母重返工作岗位

在这个充满挑战的时期,我已经尽我所能帮助工薪家庭,并将继续尽可能降低成本,但现在国会也需要采取行动。

第三,我们需要继续减少联邦赤字,这将有助于缓解价格压力。

上周,无党派的国会预算办公室预计,今年联邦赤字将减少1.7万亿美元,这是历史上最大的削减。这将使赤字在经济中所占的比例低于疫情前的水平,也低于《美国救援计划》通过之前国会预算办公室对今年的预测。

这种赤字进展并非注定的。除了负责任地取消应急项目之外,大约一半的减少是由收入增加推动的,因为我的经济政策推动了快速复苏。

我的计划将通过对税法进行传统意义上的改革来进一步减少赤字。美国国税局(Internal Revenue Service)应该有优势来收取美国人已经欠下的税款。

我们应该让国际税收公平竞争,使公司不再有动力将工作岗位和利润转移到海外。我们应该结束税法中令人发指的不公平,这种不公平允许亿万富翁支付比教师或消防员更低的税率。

我欢迎各方就我应对通胀和推动经济稳定增长的计划进行辩论。

我的做法与以参议员Rick Scott为首的共和党人截然不同,他们的计划是对收入低于10万美元的人增税,并要求国会每五年重新批准医疗保险、社会保障和医疗补助等基本项目。我认为这将使美国家庭更加贫穷,经济上更加不安全。

我们今天所做出的经济政策选择将决定是否有可能实现惠及所有美国人的持续复苏。我将与任何愿意进行公开和真诚的讨论,真正想为美国人民提供解决方案的人合作,不论民主党人、共和党人或独立人士。

(责任编辑:岳权利 HN152)
文章底部广告位

文章评论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