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in
欢迎浏览海外风向标投资理财综合门户平台
我要投稿 请登录 免费注册 安全退出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海外资讯 > 全球热点

全球热点

拜登和油企互相甩锅,加油站:怪我咯?

2022-06-20 09:01:25 全球热点 加入收藏
 没有哪家公司能独自决定原油或汽油的价格。   在汽油价格越涨越高之际,开车的人会轻易认为加油站赚得盆满钵满。最近,美国汽油平均价格达到创纪录的每加仑5美元,经通胀因素调整后同比上涨超过50%,有人可能会认为加油站赚了这么多都可以提供免费轮胎充气、免费咖啡甚至免费肩部按摩服务了。   实际情况并不是这样,《巴伦周刊》的一项独家分析显示,今年美国加油站的利润实际上下降了,而美国总统拜登和他的盟友认

  没有哪家公司能独自决定原油或汽油的价格。

  在汽油价格越涨越高之际,开车的人会轻易认为加油站赚得盆满钵满。最近,美国汽油平均价格达到创纪录的每加仑5美元,经通胀因素调整后同比上涨超过50%,有人可能会认为加油站赚了这么多都可以提供免费轮胎充气、免费咖啡甚至免费肩部按摩服务了。

  实际情况并不是这样,《巴伦周刊》的一项独家分析显示,今年美国加油站的利润实际上下降了,而美国总统拜登和他的盟友认为加油站在哄抬物价。

  国会参众两院的民主党人提出了一项针对哄抬物价的法案,该法案将对批发和零售燃料卖家进行更严格的审查。

  至少加油站并不存在哄抬物价的行为,这是覆盖了美国各地约13.5万个加油站的数据得出的总体结论。如果想从每加仑5美元的油价中寻找最大的赢家,那可能只有炼油商,对公众来说,炼油商是人们了解甚少的中间商。

  ?

  加油站只是产业链上的一只“小鱼”

  俄乌冲突爆发后,加油站的毛利确实一度大幅上升,在今年4月达到了每加仑40美分,但仍低于2021年12月的46美分,这是全球石油市场供应链动荡的结果。5月份毛利下降到25美分,是多年来的最低点之一。

  事实上,加油站只是汽油产业链上的一只“小鱼”,经常受到石油生产商、炼油商、管道运营商、储油罐所有者等“大鱼”的影响。虽然整个供应链的价格都在飙升,但批发供应商的价格上涨幅度比销售其产品的加油站更大,加油站的利润实际上正受到激烈的竞争和公众日益高涨的不满情绪等因素的制约。

  相比近期汽油零售价的飙升,加油站的利润增幅不大

  对于苦苦挣扎的加油站运营商来说,这种情况让他们觉得有失公道。梅尔·拉巴迪(Mel Rabadi)在马萨诸塞州伯克郡山区经营一家名为Sunoco的加油站,他很难理解为什么一场远在东欧的冲突会给他带来这么多烦恼。顾客觉得汽油价格太高了,他们自觉手头拮据所以也减少了对咖啡和零食的购买,而这些是加油站总利润的重要来源。

  拉巴迪说:“涨价的大部分都是我们自己在承担,汽油价格越高,利润率就越低。”

  加油站面临的挑战在毛利总额——每加仑毛利乘以售出的加仑数——这个数字上体现得更为明显。4月份加油站平均从汽油中获利28676美元。当5月份汽油价格飙升时,平均利润下降到16424美元。一旦付了租金,发了工资,大多数加油站就很难盈利了。

  俄乌冲突爆发以来,加油站利润并没有持续增长

  《巴伦周刊》参考的数据是由油价信息服务(Oil Price Information Service,简称OPIS)提供的。OPIS是一家分析石油市场定价和相关信息的机构,去年被《巴伦周刊》母公司道琼斯收购。OPIS跟踪美国98%加油站的实时零售和批发价格,利用这些信息,《巴伦周刊》计算了经通胀调整后的毛利,计算时包括了州和联邦税以及对运费的估算。

  数据显示,自2016年以来,加油站的利润率小幅上升,弥补了销售放缓的影响。当汽油销售在2020年大幅下降时,这一趋势有所加速,目前销售还没有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

  不过,没有证据表明今年汽油飙升后加油站占了消费者的便宜,相反,加油站利润的涨跌是由一系列它们无法控制的市场力量决定的。整体而言,加油站在消费者每1美元汽油支出中所占的份额正在下降。根据美国能源部(Department of Energy)研究机构能源情报署(Energy Information Administration)的数据,截至今年3月,营销和分销(包括将汽油送到加油站并销售)仅占每加仑汽油价格的12%,低于2012年至2021年间14.3%的平均水平。

  OPIS全球能源分析主管汤姆·克洛扎(Tom Kloza)说:“把加油站当成众矢之的毫无道理可言,这就好比是在说,我们要检查所有的插头,因为电网出了问题。”

  炼油商:“不怪我们”

  如今,供应链上的赢家是Valero Energy (VLO)、Marathon Petroleum (MPC)和Phillips 66 (PSX)等炼油商和一些大型石油生产商。

  截至今年3月,炼油商在汽油价格中的占比为18%,高于2012年至2021年间14%的平均水平,因俄乌冲突和全球供应短缺等原因导致的高油价受益的石油商生产的占比从54.8%上升到59%。

  俄乌冲突爆发后,炼油商的汽油产品利润率激增

  在因今年油价大幅上涨而受益之前,炼油行业的经营状况就不错。过去10年,美国的炼油行业一直处于收缩状态,有20家炼油商关闭,这一趋势因疫情进一步加速。美国能源情报署经济学家杰弗里·巴伦(Jeffrey Barron)指出,美国的炼油产能比疫情前减少了约100万桶/日,这导致在疫情消退、需求增加之际出现产能短缺。美国人对石油产品的日需求为2000万桶,目前炼油商的产能跟不上,此外,为了帮助欧洲应对柴油等来自俄罗斯的石油产品的减少,炼油商出口海外的石油产品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

  炼油商的毛利可以通过从美国炼油商汽油平均转售价格中减去每加仑布伦特原油的价格来估算,2022年5月毛利升至惊人的1.17美元,同比激增98%。

  Tudor, Pickering, Holt的分析师马修·布莱尔(Matthew Blair)在研报中写道:“炼油商第二季度的业绩表现会非常惊人。”

  但炼油商认为汽油价格上涨不怪它们。炼油商PBF Energy (PBF)负责政府关系的副总裁布伦丹·威廉姆斯(Brendan Williams)说:“人们现在看到的是我们短期内利润的增长,而就在两年前,炼油商损失了几十亿美元,不得不出售资产、关闭炼油厂。”他表示,包括成本高昂的可再生燃料标准在内的政府政策导致炼油商更难满足消费者的需求。

  价格由全球市场供需情况决定,拜登法案无法缓解民众不满

  对于公众来说,混淆石油生产商、炼油商和加油站的不同角色情有可原,因为一些公司在不同行业都有参与。例如,埃克森美孚(XOM)是美国最大的石油公司,拥有大量生产和炼油业务,此外,美国约有1万个加油站的标志上写着埃克森或美孚的名字,但埃克森美孚并不是这些加油站的所有者,该公司在2008年出售了加油站业务,与使用其品牌的第三方签了合同。

  从数据来看,几乎没有证据表明埃克森美孚正在迫使业内其他公司提高汽油价格。标有埃克森名字的加油站的利润率和更广泛的市场相吻合,而且这些加油站还得和好市多(COST)等折扣加油站竞争。埃克森美孚CEO达伦·伍兹(Darren Woods)上个月在众议院能源和商务委员会发表证词时说:“没有哪家公司能独自决定石油或汽油的价格。”

  拜登和其他议员在相关声明中对“天价汽油”的批评一直都很含糊其辞。去年11月,拜登致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要求调查汽油价格哄抬行为。拜登认为,在粗制汽油油价格下降的情况下,加油站的汽油价格仍在上涨,似乎是在暗示加油站、而不是生产商和炼油商要为此负责。但这封信随后把矛头指向了埃克森美孚和雪佛龙(CVX),称它们的净利润将较2019年水平翻一番,并正在增加派息和和回购。白宫和能源部没有回应政府这一观点的依据是什么。

  5月,众议院通过了一项针对哄抬物价的法案,参议院正在审议另一项法案。众议院法案允许总统宣布能源紧急状态,禁止燃油销售者利用危机收取“过高的”价格。该法案称,为了确定价格是否过高,联邦贸易委员会或州总检察长应该查看价格是否与卖方最近收取的价格相似,或与该地区卖方收取的价格相似。该法案把违反市场操纵规则的罚款从100万美元提高到200万美元,还要求联邦贸易委员会调查汽油价格,以查明加油站或炼油商的价格是否被操纵。

  民主党众议员金·施里尔(Kim Schrier)和凯蒂·波特(Katie Porter)是这项法案的发起人,他们表示法案针对的是每年燃油销售额超过5亿美元的公司。但目前还不完全清楚他们将“天价”归咎于谁。两人都没有接受记者的采访,波特在一份声明中说,大型石油公司“密谋”要降低产量,她认为这些公司“故意保持低供应以赚取创纪录的高利润,这一做法让美国家庭和整个经济陷入困境”。

  与过去的油价周期相比,石油公司在最近的油价上涨中提高产量的步伐确实更加缓慢,但它们表示这是一项计划的一部分,目的是让经营变得更可持续,从而吸引已经厌倦了石油行业兴衰交替趋势的投资者。投资者一直在向石油公司施压,要求它们将油价上涨带来的现金用于派息和回购股票,而不是用于增加产量。

  参议院正在审议中的法案同样针对哄抬物价的行为。支持该法案的民主党参议员玛丽亚·坎特韦尔(Maria Cantwell)最近表示,石油贸易公司也要为不公平的价格负责,她特别提到了大宗商品贸易公司嘉能可(Glencore)就其2007年至2018年操纵石油市场的指控达成的和解。

  反对者则认为,这两项法案追责的方向完全错了。全美便利店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 of Convenience Stores)称,众议院的法案对加油站是不公平的,而且没有考虑到金融投机等影响油价的市场因素。

  代表炼油商的美国燃料和石化制造商(American Fuel & Petrochemical Manufacturers)认为,法案误解了行业的运作方式。该机构指出:“美国炼油商是价格接受方,不是汽油或柴油价格的设定方,这些价格是由全球市场决定的,主要基于当前和预期的供需基本面。”

  对于是否正在调查汽油价格以及是否发现违法行为的问题,联邦贸易委员会没有做出回应。从历史上看,虽然可能存在地区价格差异和其他给消费者带来痛苦的行为,但联邦贸易委员会的类似调查并没有发现过太多大范围的欺诈行为。

  在2006年一份针对卡特里娜飓风期间价格变化的报告中,联邦贸易委员会发现,一些炼油商、批发商和零售商在危机期间收取了更高的价格,但几乎所有这些都可以用市场因素来解释,而不属于哄抬物价。

  当然,美国能源行业的垄断行为是有先例的。约翰·D·洛克菲勒(John D. Rockefeller)的标准石油公司(Standard Oil)曾控制着整个行业的每一个环节,从油井到加油站,油价也随他的意愿而变化。如今,这个行业的竞争更加激烈,在出售汽油的便利店中,一半以上的经营者都是只控制一家加油站的加盟者,全美便利店协会的数据显示,大型石油公司的份额不到0.2%,炼油商的份额约为4%。

  统计数据显示,这些小经营者在油价见顶时并没有迎来利润的激增,零售价上涨不是预计利润的有效指标。

  早在俄乌冲突暴发前,汽油零售价就已经在攀升,但冲突的暴发确实是汽油价格大幅上涨的一个原因,从2022年2月到3月,价格上涨了每加仑64美分,涨幅达18%。另一方面,毛利的波动要大得多,更多受到短期市场力量的影响。

  此外,大部分汽油是用信用卡购买的,而信用卡费用是按销售价格的一定比例计算的,因此价格越高,信用卡费用也会越高。这些费用正在侵蚀毛利,给零售商留下的利润更少。简而言之,《巴伦周刊》对相关数据进行分析后发现,没有证据表明最近整体汽油价格的飙升给加油站带来了“意外之财”。

  今夏汽油价格将维持高位,三季度或开始下降

  这还不是目前形势的全貌。虽然加油站的利润率和利润可能并没有因为最近汽油价格飙升而上升,但多年来它们的利润率本来就一直在上升(尽管销量减少)。

  由于节能汽车的兴起,2016年以来美国的汽油销量每年都在下降,疫情暴发后,通勤人数大幅下降加快了这一趋势。从2016年到2021年,常规无铅汽油的销量下降了20%,但在同一时期,加油站每加仑汽油的平均毛利增长了9美分,增幅为37%。

  近年来加油站汽油销量下降,但毛利呈上升趋势

  OPIS分析师克洛萨称,汽油年销量的下降趋势会持续下去,“美国的汽油销量绝对不会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

  汽油零售行业的利润率普遍非常低,虽然这些年略有上升,但最终与消费者在加油站付了多少钱几乎没有关系。无论汽油价格高还是低,最终价格与加油站给批发供应商付了多少钱关系更大。

  这意味着针对加油站的法案不太可能缓解抱怨高油价的消费者的不满情绪。

  无论法案能否通过,今年夏季大部分时间里汽油价格都可能保持在高位,直到天气转凉才会下降一些。能源情报署估计,一旦夏季驾驶高峰期结束、炼油商提高产量,炼油商的利润率将在今年第三季度开始下降。

  对于上文提到的拉巴迪等加油站的经理来说,今年夏季将是一段艰难时期。拉巴迪表示,他一直在观察街对面的竞争对手在做什么。

  他说:“我现在最关心的是竞争对手的定价,如果它们提价4美分或5美分,那没关系,但再高我就要破产了。”

  文 | 阿维·萨尔茨曼(Avi Salzman)、马克·拉乔伊(Marc Lajoie)

  编辑 | 郭力群

  版权声明:

  《巴伦周刊》(barronschina)原创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英文版见2022年6月12日报道“Gas Prices Soar to Records, but Exclusive Data Show Gas Stations Aren’t the Problem”。

  (本文内容仅供参考,投资建议不代表《巴伦周刊》倾向;市场有风险,投资须谨慎。)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巴伦周刊。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冀文超 )
文章底部广告位

文章评论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