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in
欢迎浏览海外风向标投资理财综合门户平台
我要投稿 请登录 免费注册 安全退出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海外资讯 > 全球热点

全球热点

天然气吃紧 德国重启煤电

2022-06-21 09:01:31 全球热点 加入收藏
在欧洲,德国多年来一直是能源转型的环保先锋之一。然而如今,随着俄罗斯天然气供应进口的减少,德国面临的“气荒”局面正日益严重,这令几乎被逼到墙角的德国政府,不得不决定启用更多燃煤电厂。与此同时,不少欧洲国家已经开始忧虑,天然气储备不足将严重影响未来的冬季供暖。“能省则省”德国淘汰煤电站的目标,已经被抛之脑后。德国德国联邦副总理兼经济部长罗伯特·哈贝克(Robert Habeck)上周日宣布,德国眼下

在欧洲,德国多年来一直是能源转型的环保先锋之一。然而如今,随着俄罗斯天然气供应进口的减少,德国面临的“气荒”局面正日益严重,这令几乎被逼到墙角的德国政府,不得不决定启用更多燃煤电厂。与此同时,不少欧洲国家已经开始忧虑,天然气储备不足将严重影响未来的冬季供暖。

“能省则省”

德国淘汰煤电站的目标,已经被抛之脑后。德国德国联邦副总理兼经济部长罗伯特·哈贝克(Robert Habeck)上周日宣布,德国眼下必须减少天然气消耗,增加煤炭燃烧,以帮助填满冬天的天然气储存设施。

“情况很严峻,”哈贝克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因此,我们将继续加强预防措施,并采取额外措施减少天然气消耗量。这意味着天然气消费量必须进一步下降,在冬季来临前填满储气设施将是优先事项,否则在冬季供应情况将变得非常紧张。”

德国工业联合会主席鲁斯沃姆18日也表示,鉴于德国目前天然气供应不足,希望延长煤炭发电厂的使用时间。德国联盟党议会党团副主席施潘也支持立刻由燃气发电转向燃煤发电,他表示:“为了填充储气罐,必须在夏季减少天然气消耗。”

其实早在上个月,德国政府就在尝试为重启煤电开绿灯。据彭博社5月24日消息,哈贝克当时计划发布一项紧急法令,允许德国政府在未经联邦议院批准的情况下,在6个月内启动燃煤和燃油发电设施。哈贝克称,“德国必须在2030年前完成逐步淘汰煤炭的工作……在实现这一目标的过程中,我们必须加强预防措施,在短期内将燃煤发电厂长期保留在储备中”。

“内部清单”显示,德国总共有26座燃煤、燃油发电厂可供使用。其中15座是燃煤发电厂,6座是燃油发电厂,5座是褐煤发电厂。按理说,在德国国家储备序列中的许多设施,本应在2030年之前关闭。但面对眼下的天然气供给压力,显然不少煤电厂将重新开足火力。

此外,德国还将额外提供150亿欧元(约合158亿美元)的信贷额度,用于补充天然气储备。

另据德新社报道,“北溪-1”供气量只有先前供气量的40%。德国联邦网络局17日表示,目前天然气供应形势仍十分紧张。该机构再次呼吁德国民众使用天然气时“能省则省”。

苦夏难熬

天然气短缺、核电站退役之下的德国,“高污染”的煤电或将继续抬头。据《金融时报》消息,去年燃气发电厂占德国发电量的15%。根据监管数据,截至5月底,德国有31.4Gw的燃煤电厂和27.9Gw的燃气电厂并网。此外,德国现在还剩下三座在役的核电站,其容量为4Gw,预计在年底前并网——不过出于技术和安全原因,其寿命不会延长。

IPG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柏文喜表示,欧盟能源缺乏的原因,主要是之前过于激进的环保转型规划与政策,导致了欧盟在能源结构上实现了对于化石能源的快速替代和对于天然气以及新能源的过度依赖,从而引发了俄乌冲突之下的能源缺乏与能源困境。

天然气“气短”当前,首当其冲的是电力供应。早在2021年7月,德国政府就曾表示,其煤炭淘汰进程将提速。德国方面称,出于气候保护目标的考虑决定提前弃煤,并计划最迟在2038年结束燃煤发电。但是现在德国反悔了。在能源安全面前,环保已经被抛到了脑后。

柏文喜认为,欧盟此前试图减少对俄罗斯的能源依赖,但面临着气荒的压力,甚至启用煤电厂,这就相当于又退回了之前欧洲的能源结构,让欧洲坚持多年的能源转型与环保规划功亏一篑。

德国政府最新声明称,出于供电压力,德国此次将会让封存的10Gw“高污染的”煤电产能重新入网,这一部分发电产能占德国总产能的比例约在5%以下。按照哈贝克的说法,德国此次恢复的煤电产能“最多”10Gw,而本次“暂时恢复”的时长约为两年。

不过,煤电重启也会涉及另外一个问题。据了解,欧洲从俄罗斯主要进口两种煤:用于发电厂燃烧的动力煤和用于炼钢的冶金煤。俄罗斯煤炭占据欧盟动力煤进口份额的近70%,其中德国和波兰尤其依赖俄罗斯。如果双方紧张关系进一步升级,那么欧洲方面将不得不用更多钱,从南非和澳大利亚那里寻求替代品。

除了德国外,经由“北溪-1”天然气管道对其他欧洲国家的输气也受到影响。法国天然气管道运营商GRTgaz公司17日说,本月15日以来再没有经由德国接收到俄罗斯天然气,而法国17%的天然气都来自上述渠道。

近日,高温席卷欧洲多个国家,部分地区气温达数十年来新高,导致空调等电器用电量猛增,多国发电厂天然气用量也创新高。

同时,夏季高温带来的高需求也会使得在冬季前充分补充天然气储备变得更加困难,欧盟各国的工厂和家庭都有陷入“气荒”的可能性,欧盟遭遇的这个苦夏确实难熬。

“禁气”难行

确保天然气供应,一直是欧盟保障能源安全的重要环节。但今年夏天天然气的用量,以及供给渠道受阻的问题,显然打得欧盟有些措手不及。

事实上,天然气输送问题只是表面现象,令欧洲“提不起气”的深层问题是俄乌冲突的紧张局势。今年2月以来,欧盟成员国已对俄罗斯实施了数轮制裁。6月3日,欧盟委员会公布第六轮对俄罗斯制裁措施,其中包括禁运部分俄罗斯石油。紧接着,是否禁止进口俄罗斯天然气立即被摆上了桌面,但欧盟内部对此出现巨大分歧。

据统计,欧盟所需天然气的大约40%来自俄罗斯,天然气作为必需的燃料供应,一旦供给不足,将使欧洲大陆的经济陷入困境。此前,德国、奥地利等国已坚决反对制裁涉及天然气。

奥地利总理卡尔·内哈默表示,“禁油令”和“禁气令”情况不同,“俄罗斯石油较为容易找到替代品,但天然气完全不一样。因此,天然气禁运不会成为新一轮制裁的讨论话题”。

按照欧盟此前的计划,到今年11月1日前,欧盟各成员国的天然气储备量应不低于满额储气量的80%,到明年11月1日前,各国天然气储备量不能低于满额储气量的90%。欧盟委员会官员表示,设置这一最低储备量是为了保证欧盟各国在冬季到来时的能源安全。

但据路透社报道,欧盟目前的整体储气量只达到计划的52%,略低于五年平均水平。

有分析显示,如果“北溪-1”天然气管道能回归全速供气水平,欧盟国家理论上可以在11月1日之前完成天然气储备量80%的目标。但“北溪-1”天然气管道的供给何时能够恢复,谁也说不准。

雪上加霜的是,不仅俄罗斯方面天然气出口量下降,来自俄罗斯以外地区的进口天然气也出现了意外。6月8日,美国最大的液化天然气生产和出口商之一的自由港天然气公司表示,由于得克萨斯州自由港港口的一个液化设施突发爆炸,该设施将关闭,向欧洲供应天然气将被推迟。

据悉,自由港是美国7个液化天然气出口终端之一,生产的天然气主要用于出口,每年出口量约为1500万吨液化天然气,占美国出口能力的15%以上,一直是欧洲买家的主要供应商。

北京商报记者 陶凤 赵天舒

(责任编辑:马金露 HF120)
文章底部广告位

文章评论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