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in
欢迎浏览海外风向标投资理财综合门户平台
我要投稿 请登录 免费注册 安全退出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海外资讯 > 全球热点

全球热点

韩元菲律宾比索相继迭创新低,亚洲货币保卫战全面升级

2022-06-24 08:53:36 全球热点 加入收藏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陈植 上海报道在日元跌跌不休的冲击下,越来越多亚洲货币骤然开启大幅贬值征途。截至6月23日18时,美元兑菲律宾比索汇率徘徊在54.66附近,盘中一度触及54.7,这是菲律宾比索过去16年以来的最低点。美元兑韩元汇率则徘徊在1304.01附近,盘中一度触及1307.8,这也是韩元过去12年以来的最低值。此外,美元兑泰铢则触及35.5,正逐步逼近2016年以来创下的最高值36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陈植 上海报道

在日元跌跌不休的冲击下,越来越多亚洲货币骤然开启大幅贬值征途。

截至6月23日18时,美元兑菲律宾比索汇率徘徊在54.66附近,盘中一度触及54.7,这是菲律宾比索过去16年以来的最低点。

美元兑韩元汇率则徘徊在1304.01附近,盘中一度触及1307.8,这也是韩元过去12年以来的最低值。

此外,美元兑泰铢则触及35.5,正逐步逼近2016年以来创下的最高值36.64,这预示着泰铢离创下过去6年以来最低点“并不遥远”。

一位华尔街对冲基金经理向记者透露,全球对冲基金突然加大对亚洲货币的沽空力度,主要受两大因素影响,一是日本与东南亚国家属于出口导向经济体,日元下跌或令全球投机资本押注东南亚国家纷纷采取货币竞争贬值以维护自身出口竞争力;二是在美联储或持续加息75个基点的情况下,众多亚洲国家没有跟随大幅加息,导致亚洲货币对美元的利差优势大幅缩水,吸引众多投机资本押注亚洲货币汇率持续贬值。

一位外汇经纪商告诉记者,全球对冲基金对沽空亚洲货币仍显得相对克制,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过去多年亚洲国家积累了庞大的外汇储备,令他们投鼠忌器。

“但是,若美联储持续大幅加息导致美国股债资产大跌,拖累亚洲国家外汇储备缩水,这些对冲基金就会抓住机会不遗余力地发动沽空攻击。”他指出。

瑞典北欧斯安银行(SEB)亚洲策略主管Eugenia Victorino认为,亚洲国家的货币政策或影响亚洲货币能否成功抵御这轮沽空潮,若前者未能跟随美联储大幅加息,或令亚洲货币的减值压力增加。

上述外汇经纪商表示,除此之外,全球投机资本与对冲基金还在密切关注随着日本央行延续宽松货币政策“默许”日元大幅贬值,其他亚洲货币是否会出现竞争性贬值。

“现在投机资本最乐见的,是越来越多国家为了维护本国出口竞争力,纷纷默许货币竞争性贬值,这将令他们的沽空策略赚得盆满钵满。”他指出。但这无疑将导致亚太地区经济剧烈波动与金融市场不稳定性加大,给众多大型资管机构资产全球化配置构成新的不确定性。

韩元、菲律宾比索成沽空潮涌“试金石”

在上述华尔街对冲基金经理看来,日元跌跌不休令越来越多全球对冲基金将沽空狙击目标转向其他亚洲货币。其沽空逻辑也相对简单——日本与东南亚国家均属于外贸出口导向型经济,一旦日元贬值令日本企业抢占出口份额,可能会造成其他亚洲国家纷纷掀起货币竞争性贬值以维护自身出口份额。

这导致本周以来越来越多对冲基金将韩元、菲律宾比索作为新的沽空目标。

他认为,对冲基金与投机资本之所以选择韩元与菲律宾比索,是因为他们发现相比美联储或持续加息75个基点,这两个国家跟进加息幅度或仅有25个基点,导致两国货币兑美元的利差优势骤然收窄,更容易引发资本外流等风波。

此前,即将上任的菲律宾央行行长Felipe Medalla强调,菲律宾央行不太可能将基准利率上调幅度超过25个基点。

与此同时,韩国央行则延续加息25个基点,未见单次加息50个基点的迹象。

上述外汇经纪商透露,目前对冲基金与投机资本对韩元与菲律宾比索的沽空,更像是一种试探,因为他们想了解这些国家央行对干预汇市是否采取强硬态度,再决定下一步沽空步骤。

值得注意的是,Felipe Medalla表示菲律宾央行很可能不会通过更大幅度加息以遏制菲律宾比索贬值,某种程度令这些对冲基金与投机资本吃了“定心丸”。

在他看来,对冲基金与投机资本都在静待大举沽空亚洲货币的最佳时机,比如美联储在7月大幅加息75个基点但亚洲央行选择“不跟进”,或日元兑美元汇率持续大跌并跌破145整数关口。

BDO Unibank Inc.首席市场策略师Jonathan Ravelas认为,若菲律宾央行没有跟随美联储大幅加息,菲律宾比索将很可能跌破历史低点。

“到时对冲基金还可以通过炒作亚洲货币竞争性贬值,吸引更多跟风资金争相买跌亚洲货币,实现沽空策略的收益最大化。”前述外汇经纪商直言。

货币竞争性贬值压力“待解”

亚洲国家央行将如何应对来势汹汹的货币沽空压力,正受到全球金融市场的密切关注。

一位新兴市场投资基金负责人向记者透露,鉴于全球经济复苏放缓与国际贸易规模下降,以出口导向为主的亚洲国家央行未必会跟随美联储大幅加息(此举或导致本国经济增速进一步减弱),更可能采取干预汇市行动稳定本国货币汇率。

“此外,不少海外对冲基金还在密切关注东南亚国家是否会重启外汇管制措施以遏制资本外流风险。”他指出。但在美联储持续大幅加息令美元指数走高的情况下,这些举措未必能有效遏制本国货币贬值压力。

记者多方了解到,目前多数对冲基金更关注的,是东南亚国家是否为了获取出口优势而依然采取货币竞争性贬值策略。这背后,是个别国家或认为只要出口延续高景气度,强大的外贸顺差将有助于遏制本国货币汇率下跌,起到很好的稳汇率作用。

“但此举将导致亚洲国家的汇率政策变得各自为战,一旦某个国家货币汇率出现失控式大跌,就很容易出现连锁反应,令全球投机资本更疯狂地沽空其他亚洲国家汇率,最终重蹈97年亚洲经济危机的景象。”这位新兴市场投资基金负责人坦言。在这种情况下,亚洲国家更需要一致行动,通过集中各国汇市干预力量并协同加息幅度,共同抗击海外投机资本的货币沽空策略。

他指出,相比一次性沽空所有亚洲出口型货币,全球投机资本更倾向采取各个击破的策略,因此亚洲国家只有团结一致,才能击破投机资本的沽空算盘。

(作者:陈植 编辑:包芳鸣)

(责任编辑:冀文超 )
文章底部广告位

文章评论

加载中~